闻中心News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报道
建峰:一个让人感慨万千的企业
上传时间:2010-01-19            作者:            点击:

 

    43年前,2万多名建设者来到重庆涪陵金子山麓乌江水畔,开始了建峰历史上第一次创业的艰难历程。自1969年至1974年,12000余名工程兵开山掘洞,建设代号为816工程,终成世界罕见之人工洞体,先后有76名官兵为之献出了平均只有21岁的年轻生命。一个以“816”为名的精神符号也由此诞生,并凝结为816人“稳健、务实、高效”的精神气质和“自力更生、自强不息、开拓创新”的人文传统,不断地激励着这个特色鲜明的团队,恪守着他们对国家和社会的使命与责任,屡创佳绩。

    25年前,由于国民经济调整和国家战略决策的变化,国务院、中央军委根据国家战略需要,于1984年6月正式决定停建816工程。1万余名建峰人除了国家发给的三年生活费共1920万元,一无所有。但建峰的决策者并没有像当时下马的大多数军工企业一样,将职工送回原籍了事,而是缘于对职工的强烈责任感,发出了了“不救活816死不瞑目”的铮铮誓言,确立了“一干二抓三争取”的工作思路,义无反顾地开始了“军转民”第二次创业的艰难跋涉,从力争第一套大化肥(30万吨合成氨/52万吨尿素)立项、开工,到1993年10月“一化”建成投产,在使建峰人实现了自我救赎的同时,也为建峰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以化肥为主业的牢固基础,成为中国核工业“军转民”的一面旗帜。

    进入21世纪,建峰走出历史的时空隧道,顺应时代的发展潮流,吹响了第三次创业的号角,开始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嬗变:于2001年划转重庆市直管,2004年11月并入重庆化医控股集团;2004年以现金的方式偿还了建设“一化”的17亿元贷款(还本付息高达24亿元);2005年9月,年产45万吨合成氨/80万吨尿素的第二套大化肥项目(“二化”)开工,将于今年年底前建成投产;2006年仅用一年时间就完成了对民丰农化重大资产的重组,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创造出股票市场的奇迹;2008年12月改制为重庆建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按照董事长、总经理曾中全提出的“137”发展战略的构想,建峰将建成全国一流的化肥生产基地和重庆市举足轻重的化工龙头企业;形成基础化工、农用化工和精细化工三大支柱产业;实施结构调整和生产能力、企业改制与组织能力、机制转变与管理控制能力、人力资源开发与团队管理能力、资源夺取与物流建设能力、品牌渠道与市场开拓能力、资产与资本运作能力等七大关键能力建设。“137”战略使建峰人有了明确的进取方向和行动指南。

    如今,建峰已步入了前所未有的快速发展时期,连续11年跻身重庆市工业企业50强行列。截至去年,总资产接近50亿元,销售收入超过20亿元。建峰不仅确立了“打造百亿建峰,塑造百年建峰”的企业愿景,还确定了到2010年经济总量进入重庆化工产业前三名,争取进入中国化肥行业10强,重庆工业20强的“十一五”规划目标。建峰在40多年的风雨历程中还发展了一个城镇,它所在的白涛镇已成为涪陵的四大工业重镇之一,全镇的工业产值几乎都来自建峰。今天的建峰人正秉承着“诚实劳动,共享企业效益;创新劳动,共享企业成长;享受生活,共建和谐建峰”的企业核心理念,大步地走出白涛基地,走向重庆,走向全国,彰显着持续、快速、和谐发展的魅力。

 

一个大洞的由来和对一座丰碑的祭奠

    谈起816工程的由来,原816厂总工宁志敏记忆犹新。中央军委于1966年9月批准816工程定点在白涛镇,列为军内工程,主要由工程兵54师1万余名官兵进行洞体的人工开掘。到洞体完工时,共开掘了151万立方米的岩石,浇灌了25万多立方米的混凝土,洞体覆盖层厚度200余米,当时还没有任何炸弹可以穿透这样厚的岩层。如果将挖出来的岩石砌成0.5米宽2.0米高的石墙,总长度可达1500千米,堪称万里长城第二。截至1984年停军转民为止,816工程共完成总投资7.4亿元,完成土建工程85%,完成安装工程65%。

    曾任816厂党委书记的徐光是工程基建的负责人,参与了816工程的选址和整个施工过程。他回忆了施工中的一个重要细节,由于每天用水量高达8万立方米,供水一度成为影响工程进度的最大障碍,于是从1975年春季开始又打了一个大战役——取水口工程。整个816工程历时18年,洞体开掘用了整整8年,而取水口工程竟然用了3年时间才完成,成为洞外的最大工程。在6年的洞体工程中,共有76名官兵献出了年轻宝贵的生命。

    816工程留下了两件物证:一件是被誉为“世界第一”的人工洞,这个洞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实现由军工设施到旅游资源的转化,开发为旅游景点;另一件是为牺牲的工程兵官兵修建的烈士陵园和纪念碑,记载着建峰创业者的理想和付出,并铭刻在一代代建峰人的记忆中。

    然而,军工时代留下的一个大洞和一座丰碑又不仅仅是建峰大业的奠基,而且是一笔无价的精神财富!2006年清明节,建峰现任董事长曾中全在整修一新的烈士纪念碑前发表了祭奠先烈的讲话,强调今天的建峰人——816事业的后继者要常怀感恩之心,承传历史,继往开来,忠诚于建峰的发展,忠诚于建峰的未来,再创建峰新的辉煌,以告慰先烈们的英灵,无愧于前辈们的厚望!

 

搞定大化肥那个美丽的除夕夜

    1984年816工程停建传向民品生产的消息传来,全厂上下议论纷纷,疑虑重重。时任816厂党委书记的惠德凯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吃饭靠补贴,生产没手段,前途看不清,“816向何处去?”这个实际问题严峻地摆在领导班子面前。他们面前有“等”、“散”、“干”三条路,“等”是坐以待毙,“散”是不负责任,别无选择,“干”才有一线希望。大家意识到,只有全体职工思想不乱,队伍不散,团结一致,才能经受住这场生死考验,带领职工从绝境中杀出一条生路。

    转民求生之路异常艰辛。816人从开垦荒山、栽茶树、做玩具、糊纸扇、养蚯蚓、种蘑菇、打铁钉起步。很难想象,当时很多从清华、北大等名校毕业的高级人才不但没有选择离开,还利用业余时间烤面包、卖鸡蛋来进行生产自救。“那是一段令我永生难忘的岁月,企业那么困难,却没有人离开,大家就是靠干些杂活、做些买卖挺过来的。但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建峰一定会有美好的明天。我们坚信‘今日我以建峰为荣,明日建峰以我为荣’”。一位毕业于北方某名校的建峰现任工程师谈起那段日子竟然哽咽了。就在1984年当年,原一分厂利用原来的技术条件,自行设计、开发出了电视共用天线,成为816厂第一个自己养活自己的单位,而技术竟然是从书本上看到有关资料,自己再进行摸索搞出来的。到1989年底,816人竟然完全靠自己的力量开发出了16个项目19种产品,当年实现产值3977万元,基本上做了自己养活自己。

    时任816厂厂长应寿松在谈到争取大化肥项目的过程时仍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经过反复论证等一系列前期工作,1985年10月,国家计委和化工部牵头,组织了中央、国务院有关部门及各主要媒体共200多人,在化工部礼堂进行评标。我们准备得非常充分,编制的可行性研究报告重达两吨多,码在一起可装满一辆长安面包车,最后报送的6册资料摞起来也有一尺多高,重达13公斤。在竞标会上,我们顶着方方面面的压力,理直气壮地大声疾呼,回应着种种质疑的声音,最终中标成功。参加竞标的全体人员成了英雄,回厂时受到上千职工锣鼓舞喧天的夹道欢迎。1986年1月,国家计委批准了建峰的大化肥立项,1988年又通过了工程国际招标。1989年1月在西安举行的总图会议上,确认了设计和供货进度,明确工程将在33个月内完成。会议结束时正值除夕之夜,当我乘车返回建峰经过嘉陵江大桥时,收音机中响起了新年的钟声,夜空中升起一簇簇璀灿的焰火,我的心中也绽开了花。”那个最终搞定大化肥项目,使建峰人峰回路转的重要时刻,就定格在那个美丽的除夕之夜。

    现任董事长曾中全在回顾大化肥建设及投产的情景时说:“参加建设的所有人员及总厂有关领导吃住在现场,加班加点,不计个人得失,不少青年职工主动推迟婚期、生育,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奋战的身影出现在建设现场急、难、险、重的每一个地方,全厂员工齐心协力,确保大化肥建设所需。正是在这样一种无私无畏精神的鼓舞下,1993年10月14日,大化肥装置终于试车成功,产出了第一批尿素。1996年9月首次实现100天长周期运行,同年10月顺利通过国家竣工验收。”建峰人就这样打赢了这场“军转民”的标志性战役,使建峰迈上了稳步发展之路。

 

冲出观念的“深山”和体制的“峡谷”

    事情要从1997年说起,一位在建峰大化肥从事团的宣传工作的土家族姑娘给《中国化工报》写了一封信,想让建峰这个地处深山峡谷的企业能够在化工报上展露一下它的面容。这虽然是一名普通青年女工的看似微小的期盼,却折射出建峰决策者意欲冲出观念“深山”和体制“峡谷”的强烈愿望。事实上,他们早已经这样做了。

    建峰的观念突破首先体现在产品销售的市场化运作,由于建峰生产尿素的时间较晚,其他厂家可以通过计划调拨的方式进行产品销售,而建峰却需要依靠自身的力量来解决销售问题。因此,从1994年起,建峰就开始发动厂里的员工到全国各地跑市场,从而形成了自己的销售网络,也使市场人员得到了锻炼。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当1998年国家施行化肥流通体制改革的时候,建峰能够有效地应对市场的冲击。

    尽管如此,建峰的发展此时仍处于一个相对低迷的时期。时任副厂长的安启洪在分析这种状态出现的原因时说:“建峰停军转民,上项目所需的资金只有一个来源——贷款。上大化肥的17亿多元全部是贷款,债务包袱沉重。大化肥正式投产后,两年还本付息5亿多元,今后还得继续还下去。地方化肥企业产品滞销,地方政府一般都会采取一些保护性措施,可建峰隶属于核工业总公司,不归重庆市管,当然就享受不到。建峰也不归化工部管,同样享受不到化工部的优惠政策。”

    这种无所适从的尴尬局面不久就开始改观。一方面,经过十年的企业运行和市场开拓,建峰从生产到营销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从化肥行业的一个新兵成长为行业尖兵。另一方面,建峰在发展过程中一直在积极寻求体制和运作方式的改变,当国家对军工企业进行主辅分离的时候,建峰作为核工业系统的化肥企业,主动接受了剥离。2001,建峰划归重庆市国资委,结束了35年的军工和中央企业史;2004年与重庆化医(控股)集团重组整合,成为重庆化医(控股)集团的一个全资子公司。于2002年出任建峰化工总厂厂长的安启洪,2004年又被提升为重庆化医集团的董事长兼党委书记。

    同年,建峰还以现金方式偿还了建设大化肥17亿元贷款的本金和利息,在银行系统获得了良好的信誉记录。体制的改变和良好的信誉记录,为2005年建峰顺利登陆资本市场,实现从本世纪初开始的第三次创业中的腾飞作了很好的铺垫。

    提起上市的历程,建峰化工证券投资部部长覃荣华的自豪感溢于言表:“从大化肥项目投产到我们以现金的方式还本付息,说明我们的项目有良好的盈利能力,另外我们企业的体制改革非常彻底,又是化肥项目上市,所以从一开始运作就受到了各方的大力支持,我们采取借壳上市的方式,重庆市政府为我们免费提供了民丰农化这个壳,2005年10月8号,我们将材料报到了证监会,按程序大约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批复,但是我们12月16日就拿到了,标志着建峰正式入主民丰农化。2006年6月,重庆建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挂牌成立,建峰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打通了国内资本市场的融资渠道。”

    改制加速了建峰的发展。2005年4月,该厂参股建设的重庆天原化工氯碱项目在建峰化工园区奠基开工;2005年7月,第一个中外(德)合资项目——重庆斯托赛克有限公司正式开业……目前,建峰正在实施的“二化”(年产45万吨合成氨/80万吨尿素)项目正稳步推进,建峰已经具备了快速扩张的能力。

 

肩负和完成好经济和社会使命

    建峰迈上了稳步发展之路,一种振兴国有企业,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责任表露无遗。2005年,建峰的利润总额突破亿元,国有资产增值8.2亿元,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率为204%。

    建峰又是重庆市惟一和最大的化肥企业、三峡库区最大的移民迁建企业,独特的区位、产品和产业优势决定了建峰必将在促进重庆城乡统筹发展和库区产业发展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建峰现任董事长曾中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反复强调:“作为国有企业,肩负和完成好经济使命和社会使命,既是企业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市委市府、市国资委、集团公司的热切期望。为此,建峰将进一步贯彻落实胡锦涛总书记‘314’总体部署,切实承担国有企业应尽之职。”

    对内,建峰培育出“以人为本,理解尊重,包容和睦、和衷共济”的和谐文化,建构起“科学发展,遵章守法,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安定和睦,环境美好”的和谐建峰;对外,建峰以“支持三农、回馈社会”为己任,与当地政府一起帮助农民增收致富,携手改变农村落后面貌;在各项公益事业和公益活动中,建峰累计捐赠上百万元;建峰形成的化工产业链,为解决三峡库区产业空虚化做出了有益的探索,近年来每年为当地乡村和三峡库区提供了上千个就业机会,仅工资性支出每年就达千万元以上。

    时任建峰化工总厂厂长安启洪曾在建峰面对三峡工程迁建难题时说过这样一番话:“虽然建峰是三峡库区规模最大也是受损失最大的淹没企业,但作为一个大型国有企业,搞好移民搬迁工作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在困难面前,我们要将压力转换成动力,把对三峡工程的支持当作企业的发展机遇,一定要全面优质地完成各项搬迁任务,确保国有资产在搬迁中保值增值,同时结合适当技改,促进企业的结构调整和技术进步。”

    正如重庆市市长王鸿举对建峰所做的评价:“建峰化工是一个让人感慨万千的企业,几十年来与我们的共和国、与重庆市一起经历了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封闭到开放,从走弯路到走上康庄大道的发展道路。”

    建峰数十年来几经辗转,观念更新、体制划改、结构调整,终能与时俱进,蓬勃发展,实现一次又一次跨越,惟一不变的是建峰人的信念和初衷——对国家和社会的使命与责任!(信息来源:2009年9月14日《中国化工报》)

 

 


版权所有 重庆建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渝备案号010116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Copyright 2013 cnj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公网安备 50010202000309号

全站搜索:搜索